国产美女亚洲精品久久久综合

    <address id="p3fp9"></address>

    <ins id="p3fp9"></ins>
      <noframes id="p3fp9">
      <form id="p3fp9"></form>
      <form id="p3fp9"><nobr id="p3fp9"><progress id="p3fp9"></progress></nobr></form>
      <form id="p3fp9"><nobr id="p3fp9"><progress id="p3fp9"></progress></nobr></form>
      <form id="p3fp9"></form><address id="p3fp9"></address>

      弘潔建設集團
      設計新聞
      設計師的徹底解放與行業2.0時代的到來
      發布時間:2017-08-11 瀏覽量: 來源:未知
      00
        從圖板制圖發展到CAD輔助制圖,很多人都認為設計行業發生了質的飛躍。從CAD輔助制圖發展到BIM建筑信息模型,又有很多人預言BIM將徹底引發整個行業的變革。
        然而,不管是“質的飛躍”還是“行業的變革”,他們都似乎有一個類似的評價標準——提高工作效率。細想,行業的進步竟然可以繞過或者忽略勞動群體的人性體驗而追求純粹的“效率”,不禁讓人啞語。
        提高效率,早就成為當今社會的流行詞匯,甚至已經成為大部分職場領導的口頭禪。提高工作效率無非就是在一定時間內完成更多的工作。本以為提高效率盡早完成工作就能稍作休息,但往往都幻為泡影,他們不會給你喘息的機會,更多的工作接踵而至,無盡的黑夜撲面而來……
        試想,如果提高效率不能換來片刻的休整,不能換來身心的愉悅,甚至不能換來收入的提高,那么,提高效率對勞動個體的意義何在?
        因此,設計行業的良性發展單靠某種工具的普及和工作效率的提高遠遠不夠,猶如隔靴搔癢。
        更重要的是,我們是否有勇氣針對行業的現有制度或模式進行自我否定與自我更新,讓行業內廣大設計師獲得人性的高級解放。
        唯有“安心”方能“樂業”。
        這篇文章作為個人業余時間的零碎思考,雖沒有專家學者們的淵博知識。但好在我有過多年一線的建筑設計工作經驗,的確有比較“深刻”的職業感悟。我們的情況,只有我們自己更清楚。所以文章主要從設計師的視角出發,大言不慚地談談設計行業未來可能的發展趨勢或行業模式。
        全文觀點均為個人臆想,煤油充分調查,味精科學論證,不認同不將就,隨時歡迎交流。
        注:文中所說的設計行業主要是指建筑設計行業(包括城市、建筑、室內、景觀等)。
       01
        先來看看國內設計行業的大環境。
        隨著中國大規模城市建設潮逐漸褪去,以及國內房地產行業一貫的不確定性,從2014年到2017年,設計行業由“寒冬”到“回暖”貌似也只是眨眼間的事情。
        當初很多設計機構在業務量驟減時變著花樣地降薪裁員,而在今年行情普遍“回暖”的形勢下又大量招兵買馬,甚至出現前所未有的“用工荒”。表面看,行業又是一片欣欣向榮。
        但比較真實的情況是,行業目前處于極度不穩定的時期,今天撐死,明天就可能餓死。沒有人能預言接下來的兩三年將會是怎樣的一番光景。“寒冬”有可能就貓在黑暗的角落里,伺機反撲。
        不可否認,大院依舊熱火朝天,精英總是炙手可熱。但是,更加值得關注的是行業里的大多數,他們作為中堅力量,對行業未來的發展至關重要。
        02
        但長期以來,這個群體的痛點被習慣性無視。
        在我看來,從工作三年以上的設計師到工作多年的項目負責人都屬于這個群體。三年以下在任何行業都屬于無條件學習的菜鳥階段,本身就不應該抱有過多的期望。對于工作多年的項目負責人,只要沒有參與高層的年底分紅,他們依舊屬于打工者。只不過他們的工作內容發生改變,由技術崗轉向偏管理崗。大多數人都很羨慕管理崗,但很少有人對他們的境況感同身受,來自領導層的壓力基本被他們頂住,并消化掉。
        那么,這個由項目負責人帶領的設計師群體有什么樣的痛點?
        1.職業性價比很低:
        龐大的設計師從業隊伍早就慣壞了設計機構,導致他們對人才的需求從沒有像他們官方宣稱的那樣——求賢若渴,高高在上是他們一貫的姿態。再苦再累的活,總有人主動搶著干。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每年有如此多的畢業生涌入市場,讓這個設計師泛濫的行業更加泛濫成災。物以稀為貴,人同樣如此。
        在黑夜的深處,向來有兩個地方燈火通明,一個叫紅燈區,一個叫設計院。一個在玩身體,一個在玩命。
        2.職場存在感很弱:
        前兩年的“寒冬”確實凍傷了很多設計師的心。他們不想被設計機構招之即來揮之即去。他們看似黯然卻又憤然地悄然離場,轉行的轉行,創業的創業。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是這些年設計行業的常態。
        上海某設計院——一家近4000人的設計公司,平均每天有4個人辭職,一年有1300人說再見。安全感和歸屬感的嚴重缺失,正在被行業內相當數量的設計師所詬病。
        值得承認的是,設計機構也有自身的難處,行情震蕩時穩住核心人員忽視大多數或許也只是無奈之舉。但是,一個不時爆出猝死事件的行業,竟然沒有任何一家行政機構站出來并發聲。
        說好的依法治國,勞動法不算法?
      03
        世界再混亂,總有一些人在努力打破迂腐的規則,試圖營造新的秩序。
        在談自己的看法之前,先來看看下面幾種已經存在的不同于傳統設計模式的商業模式。
        1.設計群網:
        但恰恰由于其流程的繁瑣,讓一些設計師望而卻步。另外,很多項目并不是由真實業主發布的,而是設計師發布的。他們的目的很簡單——尋找槍手層層轉包,這也導致設計群網始終沒有走進設計行業的主流視野。
        2.谷德設計網:
        業內比較有影響力的設計藝術在線媒體平臺,一個逼格滿滿的設計行業網站。沒記錯的話,它應該是從2016年開始做項目對接業務。它利用網站自身的素材資源吸引了百萬級的優質設計師用戶,并以此為基礎接受業主在線項目委托。
        為了保證項目的真實性和設計師的質量,網站對需求雙方有比較嚴格的資格審查。另外,對承接業務的設計師或設計機構,每年需向谷德網繳納15900元的會員費。這是網站的贏利點,也是過濾偽設計師的一種方式,比如學生。
        3.建盟ARCUBATOR計劃:
        前段時間在各大公眾平臺上都有它的推文。它的定位是建筑設計行業的創業孵化平臺,它們認為未來行業的最佳形式是“自由人的自由結合”。
        對加入平臺的團隊按人數規模劃分等級,不同等級的團隊每年需向平臺繳納5000~300000元不等的平臺管理費,平臺則向入駐的團隊提供設計資質使用權以及費用不等的保底業務量。
        表面上看,它很像一種新的模式。但確切的說,它只不過是把傳統的熟人掛靠模式推廣到全國更大的范圍而已,換湯不換藥。
        不論是模擬實際招標的設計群網,還是比較優質可靠的谷德網,抑或是新型掛靠模式的ARCUBATOR計劃,他們有一個共同點——為設計師提供項目渠道。
        雖然這個行業項目為王,但這些模式只是緩解了極少數設計師的短暫需求,行業大多數設計師的工作體驗并沒有得到改善,更不可能引發整個行業的深層次變革。大凡變革都會觸及到某些群體的利益,微信取代短信,快遞取代郵政,支付寶取代銀行,也不過是近兩年的事。
        設計行業的蛻變之路將會觸動誰的奶酪?取代傳統設計模式的未來模式又會是怎樣的一番情景?
       (文章來源于:中裝新網)
      聯系電話:010-83710866
      企業郵箱:info@hongegroup.com
      聯系地址:北京市豐臺區高立莊616號C座
      官方網址:http://www.aventurasazul.com
      Copyright © 2011-2020 HONGEGROUP 弘潔建設集團 版權所有 京ICP備13014681號-1
      国产美女亚洲精品久久久综合